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理论研究

怒路族与侵略性驾驶


作者:于芝春 发布日期:2015年6月29日 【收藏本文
    近期成都事件好似一波三折的电视剧,持续热播。两个“路怒族”碰到了一起,互不相让,由交通违法演变成暴力,结果成了一场举国讨论并再次全民普及了一下交通法。
    先是男司机将女司机逼停后当街暴打视频一出,网上网下一边倒,谴责男司机的暴力。同为女司机的我,本来是坚决站在女同胞一边,女司机嘛手脚灵活但不听脑子的时候多了去:从不记路、没方向感、转弯不打灯、摸瞎开夜车等等,罄竹难书啊,可以原谅。不还有交通法管着,再怎么错也不能施加暴力。后来交警介入,再后来一段行车记录仪视频还原前因,女司机强行并线违法在先,她野蛮开车,三次违规,除第一次是非主观外,其他两次属故意,男司机也二次违规。网友人肉出女司机曾多次违章,舆论风向骤然反转。事实胜于感情,特别是男司机车上小孩的哭声让我无语了,开始接受两人自食其果谁都不冤的观点 。
    前些年,全民也讨论过“怒路族”。比如不遵守交通规则,乱闯红灯、不让行人、蛇形换道、横冲直撞、大声鸣笛,放下车窗对骂。大家都怒火冲天的,把道路当做战场。有着20多年驾龄的我,也有无数次“怒路”和被“怒路”的经历。记得刚上路,有天晚上从益华百货出来,转进华夏街时,相对而来一部车,车多路窄,我不敢上前只好停在那,任对面车狂按喇叭纹丝不动,无奈之下,对面的只好慢慢向前,贴车而过时司机对我大吼:“你会不会开车,这么宽都不敢过。”那位老先生怒发冲冠的样子仍记忆犹新。下乡工作,被堵在沙口大桥,正停在上坡呢,忘了教练教的斜坡怎么起步,只好打电话给先生,一一问完步骤,才起步就向后倒腾,后面的司机急得冒火。一位中年男司机怒冲冲上来,见是女司机,叹了口气,撇了撇嘴,二话没说帮我开上了坡顶,他那宽宏大量的表情,至今想起,依然感动着。
    被怒的记忆也有不少。在行人道前停让时,后车从右边快速超车,从行人面前呼啸而去,我气不过,追赶上去骂的有;直行被转弯车吓出了一身冷汗,见是女司机立马就蔫了的有;时常被人在红灯前的实线 “打尖”,伸手怒指对方的有。一次,下班回家,博爱桥右转已经等了近10分钟的我,已然被不停地“打尖”激怒。此时,正好前面又有一部小Q 想“打尖”,好多车紧贴压着线就不让。小Q 小心翼翼地,前也不是后也不是,行了一段路,它还是无法成功。我经过时,扭头见是一女孩,估算也就我女儿般大,可能刚拿到车牌,神情紧张。我哈哈笑出声,心一软,怒气尽消,不顾后面的车喇叭响,让她打了尖。
    “怒路族”现在有了法律上的名称,叫“侵略性驾驶”,指的是危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驾车方式,既具有蓄意的成分,而不是单纯的疏忽大意,把道路上的其他人置于危险之中。毫无疑问,像成都事件中的男女司机,他们都是“侵略性驾驶者”,只不过程度略有区别而已。有研究数据表明,多数致命交通事故都因“侵略性驾驶”引发,害人害己。
    不要开斗气车、拒绝不文明驾驶、养成良好的驾驶习惯……重温学车时教练的教导是必需的。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再遇上别车党,决不别回去,远离他们让他们别其他车去;再遇到超车党,如果那车比自己的高档些,就不尝试追赶,反正也赶不上;如果车比自己低档的,收起自己的骄傲,还要避免目光接触以免激怒对方;如果是自己不小心变线没打灯,就勇往直前,忽略其他司机的手势;如果遇到乱丢垃圾党,打电话给市爱卫办,投诉,也向媒体提供行车记录仪视频,又能曝他光又能拿奖金;如果遇到严重“侵略性驾驶”,先记下车牌号,逃到安全的地方,报警。
责任编辑:zhl实习生 来源于:中山日报 2015-06-29 第 7469 期 AF2版 【讨论列表】【 返回 】【 打印 】
您是第位访问本网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粤ICP备15020197号-1 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五路62号 联系电话:(0760)8823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