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工作动态

小额联保信用“伤不起”

我市一季度小额联保贷款诉讼量骤升不少联保小组成员“相逢对面不相识”

作者:本报记者 陈恒才 陈健儿 通讯员 周祖龙华瑛瑛漫画:解元杰 发布日期:2012年4月10日 【收藏本文

    一项旨在解决小微企业和农户贷款难的金融创新方式——“联保贷款”,在近年来受到小微企业主或农户青睐的同时,其违约率和相关经济诉讼案件在一季度也正在骤然上升。在这背后,不仅有贷款者信用的缺失,同样也有操作者的失当,一些诉讼案件中,联保小组成员甚至“相逢对面不相识”。
名词解释
    所谓小额联保贷款,当前主要指由三到五名农户或商户(持有营业执照的个体工商户或个人独资企业主)组成一个联保小组,不再需要其他担保,向银行申请小额贷款(数额上各家银行并不相同,比如邮政储蓄银行,数额范围便为5000到100000 元之间不等,一些大型国有商行,联保贷款数额可达500万元),每个贷款人之间互负连带保证责任。
    【案例】
    ■一人没按时还钱 两人被诉受牵连
    在东区体育街经营一酒类商行的内蒙古赤峰市人崔华,和在南区竹溪村经营一五金制品厂的湖北人李虎,在收到市第一人民法院的传票时懵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在石岐区康华路经营一装饰设计公司的江西人江夏能,在中山市一家银行的7 万元贷款逾期未还,他们却负有连带保证责任。令人蹊跷的是,他们在法庭上辩称,三人间互相并不熟悉。
    只是,在2010年9月16日,在中山工作的上述3 人与中山这家银行签订了 《小额贷款联保协议书》,约定3 人自愿遵循“自愿组合、诚实守信、风险共担”的原则,成立联保小组,联保小组内任一成员自愿为该银行向联保小组其他成员发放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此后,夏、李二人都曾与中山这家银行签订的一份《小额联保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这家银行向夏能发放贷款10 万元,利率15.3%,期限12 个月。如果借款人不能按期归还借款本金,从逾期之日起按借款利率加收50%的罚息。李虎按时还清了贷款,但夏能却有7万元逾期未还。
    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他们以败诉告终。【现状】
    ■数量骤升的诉讼案件
    上述种类的民事案件,今年一季度以来在中山出现了骤发的趋势。
    市第一人民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院2009年起,陆续收到涉及此类贷款纠纷案件,在2010年、2011年受理以放贷行为原告,贷款人(联保小组所有成员)为被告,所涉借款类型均为小额联保贷款的金融借款合同案件44件、32件,诉讼标的额约为170万、196万,但今年1至3月份,上述数据便骤升至29件和116万余元。一个季度的诉讼量和涉案金额,已经与前两年全年的数额近乎相当。
    这些案件除了诉讼标的的金额较小,借款期限较短,还呈现一些共同的特征:被告通常为三人,有的被告人不仅是一案件主债务人,同时又是另一案件的担保人,相互之间有一定的关联;一些被告因已搬迁而去向不明;而在被告中有80%户籍地在中山以外的外省市,法院向其身份证地址送达时容易发生地址不明、诉状或法律文书无法送达,被告拒收的情形,一些案件几成 “无头冤案”;缺席开庭率高,70% 左右的案件有一方或三方被告方不到庭。
    当然,这些案件几乎都是以被告败诉而告终。市第一人民法院一位法官称,该庭对接收的类似案件进行调查分析后发现,原告银行提供的合同几乎全部是手续完备,签字真实,没有法律上的漏洞。
    而且,这类案件调解非常困难。以2011 年的32 件案件为例,撤诉 7件,调解1件,调撤率为25%,低于其他民商事案件。大部分案件因三个当事人不能同时到庭而无法调解。到庭当事人对自己是担保人或对担保责任认识不清,或认为自己不是实际用款人不愿意承担保证责任,一些被告或直接称与其他成员之间互不认识而不愿担责。
    【调查】
    ■正在掀起的“小额联保贷款”热
    类似民事案件诉讼数量的骤升,与金融市场正在掀起的“小额联保贷款热”直接相关。
    在金融市场,这种贷款产品在近年来却是一种创新。在这种机制下,每个参与成员被捆绑在一起,互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贷款人则无需提供其他的抵押品或担保。这样就解决了小微企业、商户或农户在急需资金时面临的担保难和抵押难的问题。这类产品的推出,尤其受到了小型商户和农户的青睐。
    这类贷款产品首先从农信社等小型面向农村的金融机构开始,而去年以来,包括建行、交行等大型国有大型商行以及一些股份制商行,均对自己的客户推出了联保信用贷款,操作方式几乎相似,但贷款额度大大提升。一时间,“联保贷款”在市场上的额度越来越大。在资本越来越“昂贵”的当前,这类贷款却以一种很亲和的方式流入小微企或农户,一些专家更是称之有“忘我”精神。
    由于这类产品大多省去了抵押的环节,放贷效率非常高。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中山邮储银行显然是这类产品在中山市场推广最大的“功臣”。公开的信息显示,从该行推出对公业务至2012年3月两年多时间,中山邮储银行为14000多名小微企业主、商户和农户解决了资金问题,而相当部分客户的贷款为小额联保贷款。
    ■放贷风险如何把控?
    14000户,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如果从一些大型商行中山分行公开的数据看,一年下来放贷客户也不过100多户。再以邮储银行为例,如此放贷速度,如何才能把控其中的风险?
    中山邮储银行信贷部管理员赖先生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行的风控基本都是标准化的,在调查、审批以及事后监控等方面,都有一套严格的流程。赖先生称,在调查阶段,邮储银行接到贷款申请之后,主要将针对借贷人的产品、人品和抵押品(所拥有的资产)进行调查;在审查审批阶段,由三人组成的审贷会实行一票否决制,如果审贷会上其中一人认为风险不可控投了反对票,这项贷款就通不过;通过审贷会后,贷款发放的额度也要投票,最后取额度的最低值放款。
    放款之后的事后监控同样非常严格。上述信贷管理员称,正常放贷之后,邮储银行将在还款日前三天便短信通知客户,提醒客户还款;每逢节假日,银行还会派出信贷员对相关客户进行慰问,一方面加强与客户的联系,一方面了解客户的经营状况。而一旦客户出现逾期还款的情况时,按照一般的程序,逾期3天将会有信贷员上门催收,但邮储银行一般会在逾期一天之后,便会有信贷员上门去了解客户的情况,主要了解客户是没有还款能力还是没有还款意愿,逾期10天后则马上进入不良贷款的催收程序。
    “从目前看来,邮储银行的风险控制是比较满意的。”赖先生称,该行累计放贷14000多户,真正提起诉讼的约为千分之六,无论从金额还是笔数来说,都是在银行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的。为更好地服务小微企和商户,邮储银行还将小榄五金、古镇灯饰的相关客户的信贷最高额度提高到了15万元。
    那为何今年一季度这类案件的诉讼量出现骤升的趋势?中山邮储银行信贷部管理员赖先生分析称,主要与当前的经济环境以及春节因素有关系。从宏观经济环境来看,由于国际国内经济增速减缓,导致订单下滑,而用工成本、原材料成本却大幅上升,导致行业利润越来越薄,一些小微企业或商户撑不下去导致破产;另一方面,因为春节期间,一些客户的应收账款收不回来,而恰恰此时却是企业资金周转最为困难的时候——要给上游客户付款,员工则要发双月的工资,也让这类企业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从而导致了还款逾期。
    ■相逢何以不相识?
    为何在这类诉讼案件中,会出现联保小组成员之间“相逢对面不相识”的情况?
    在文中开头提到的这起案件中,崔华被告上法庭时,提供的辩词就称:“三人相互均不认识,签订联保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记者昨日联系上这起案件的连带责任人李虎时,他也承认,签订合同前崔华和李虎的确互不相识,夏能则是他们均认识的,后来他们在经营中遇到资金周转困难时,才一起合计联合贷款。这种情况已经算好的,根据市第一人民法院提供的情况,一些联保成员之间似乎根本就没有过交集。
    按照常理,联保小组成员起码要满足一些基本的条件:联保成员信用状况良好,并相互认可,有相互担保的意愿;家庭经济条件好,有保证担保的能力,有经营项目和一定收入来源;有共同的资金需求或共同的经济利益关系。上述这种联保状况是如何产生的?
    “这类状况的出现,与当前的考核机制有很大的关系。”市内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当前大力支持中小微和三农金融服务的背景下,银行一旦在这类业务中有突出的表现,将会得到政府和上级行的奖励,而且还有相关的风险补偿政策。因此银行将会大力推进这类产品,在操作中,银行往往会主动将一些有相同需求的客户拼凑在一起组成联保小组。
    信贷员也会为个人的业绩努力。市内一银行的2011年度优秀信贷员称,去年他一个人便放款超过300多笔,差不多每天要放出一笔贷款,虽然他的客户都没有逾期还款及不良记录,但这样的效率显然难免在操作中出现漏洞。
    借款人对这类贷款认知存在偏差,也导致这类贷款有潜在风险。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农户甚至认为这类贷款是政策性扶贫贷款,不要白不要,到期还不起,损失也是国家的。而且,许多人对担保的法律责任认识不清,认为联保只是一种贷款形式,只愿意承担自己借款的那部分责任,对担保的借款不用承担连带责任,因此为了拿到这笔钱,他们往往会动员互不相干的人一起组成联保小组。
    一些贷款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的撮合,也增加了相关的风险。市内一家金融服务公司工作人员称,该公司会根据客户提出的需求,组合成一个联保小组,打包给银行,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连前期的信贷调查都已经省去,而联保小组成员之间,就出现“相逢对面不相识”。
    【思考】
    ■联保信用“伤不起”
    无论是联保成员间的信用缺失,还是银行的操作失当,这种联保信用贷款真的“伤不起”。
    在此前中山召开的一次金融论坛上,一位银行人士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位虾农在资金链紧缺时,以信用贷款的方式,向银行贷款5 万元购买饲料,为期4 个月,仅财务成本便可减少约2000元。而那些小微企业或商户,在资金链紧张的当前,有了这一小笔资金,或许就从“鬼门关”里挺过来了。银行人士呼吁,任何一种针对市场需求的金融产品创新,最大的前提就是风险可控。因此,缓解“融资难”,不仅需要银行单方面努力,更多是需要市场的呵护,尤其是一个地方金融生态的呵护,尤其不要伤害了当前正在形成的金融产品创新氛围。
    对于借贷者来说,则更是要珍惜自己的征信记录。记者了解到,一旦自己的征信记录因为逾期还款甚至因法律诉讼遭到破坏,今后或许连信用卡也难办下来。
    市第一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廖国添还提醒,贷款人更要弄明白自己成为联保小组成员后应承担责任的内容和后果,即除对自己那部分借款承担清偿责任外,还要对联保小组其他成员的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也就是,如果其他人不还款,银行有权要求你来还款。当然,银行在操作上也要更加谨慎。在贷款前,要对贷款户进行充分了解,监督贷款使用,避免因不知情而造成主债务人债务不断扩大甚至下落不明而扩大损失。 (为保护相关当事人的隐私,除特定职务外,文中所用人名皆用化名)
责任编辑:吴红秋 来源于:中山日报 2012-04-10 第 6294 期 A5版 【讨论列表】【 返回 】【 打印 】
您是第位访问本网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粤ICP备15020197号-1 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五路62号 联系电话:(0760)8823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