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干警手记

我的中学同学老关


作者:李恒勇 发布日期:2011年10月11日 【收藏本文
 

    故乡的过年毕竟最像过年,不比城里天天似过年,到了除夕与平时也无两样。不必说红红的春联,震耳的爆竹,幽微的火药香,也不必说取暖的火炉里堆满了粗大的树根,红红的火苗串出丝丝的笑声,村中最博学的李大爷抑扬顿挫地讲述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旧事,单是山村上空时时发出的闪光和钝响,就透露出新春的气息来。那一次春节,在举国上下掀起的春运高潮中,我等飞机、挤火车、爬汽车、追三轮车,行程两千余公里,终于在除夕的前一天回到了故乡。我的故乡地处秦巴山区,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虽是交通不便,生活清贫,但环境优美,无现代化的工业污染。夏秋,碧草连天,群鸟乱飞。冬春,雪水绕石,古树参天。因为0八年那场举世震惊的大地震,在政府的帮助下,故乡家家户户都换上钢筋水泥小楼房,原来的土墙青瓦房几乎在一夜之间不见了。第二天除夕,天空竟然飘飘扬扬地下起雪来,鹅毛般地一团团撒向大地,眨眼间山川一片白,与家家户户白色瓷转墙面相映成辉。自从来到南方,我有十多年未见过雪了。天公如此作美,见此如画的景致,我的心情也前所未有地高涨起来。因为高涨,便大吃大喝,暴饮暴食,加之故乡民风纯朴,热情好客,几乎每天都有客人来访。我陪吃陪喝陪熬夜,如此到了年初四,身体就吃不消了,先是肚痛腹泻,接着是眼泪鼻涕一起来。我吃了几次西药片,但一点效果都没有,想去镇上的医院,可是大雪封路,车辆无法通行。父亲突然说,请老关来诊诊吧。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见到了老关---我久违的中学同学、故乡村中的赤脚医生。

提起老关,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湛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火红的太阳,下面是三国时代的古战场白马,曹操与袁绍正在白马列阵对峙。只见曹军阵中一将,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绣袍金甲,手持青龙偃月刀,跨下千里追风赤兔马,直冲袁绍阵中。河北军如波开浪裂,袁绍大将颜良措手不及,被一刀斩于马下。斩颜良者,非汉寿亭侯关羽,而是我的中学同学老关。老关不老,跟我年龄相仿,至少他中学时并不老,但我们都叫他老关。老关名叫关中海,酷爱《三国演义》连环画,进而迷上了三国名将关羽,因为他也姓关,便自称是关羽之后,于是自改名为关义,并取字:云天,源于“义薄云天”,常自称为关云天。所谓改名,也只是口头改而己,户口本、作业本上仍然是关中海。因为把自己幻想成关羽,所以无论神态、语言、行事都作关羽状。因为关羽是不好色的英雄,所以老关见了女同学,无论多么漂亮,一概横眉冷对,拒之于千里之外。因为关羽为世虎臣,万人之敌,且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所以老关更爱打抱不平,经常把欺负弱小同学的地坯打得满地找牙。记得读高二时,我的同桌是一个高挑白净的姑娘,学过芭蕾,父亲是当地机关某个部门的领导,很惹男生注意。她生性高傲,对同学不冷不热,但自从与我同桌以后,与我却很好。也因此,我三天两头糊里糊涂地挨一顿揍。终于轮到老关行侠仗义了,当三个地坯把我困在学校后墙的角落痛扁时,老关大喝一声:呔!大胆狂徒,休得逞强,关某在此。老关疾风般地冲过来,一如白马阵前斩颜良一样,一拳一个,将三个地坯打翻在地。由于出手太重,其中一个地坯住了七天院,老关因此受了警告处分。中学时代总是短暂的,毕业后我读了大学,又到了南方,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几乎把这个堂吉诃德式的同学忘得一干二净了。当父亲提出要老关给我看病时,我更愕然了。父亲告诉我,老关高中毕业后参军当兵了,退役后回到村里务农,村里德高望重的李大爷主动收其为徒教授其中医。我知道李大爷的中医医术是名震一方的,方圆百里有其一无其二。市里有几家大医院高薪聘请他坐堂出诊,都被他拒绝了。李大爷宁愿在家乡做一名赤脚医生,无论谁家有个病痛,只要打个招呼,他随叫随到,而且收费异常便宜,只有镇上医院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李大爷的中医术却是家传的,世世代代都是父传子而不传外人,老关凭什么能让李大爷破例收其为徒,我百思不解。要老关给我看诊,我心里更忐忑不安,但此时此境,也只能试试了。

父亲一早徒步去老关家请他来为我看诊,少时,顶着风雪的父亲和背着药箱的老关出现在我家门前。十几年没见了,他的样子没怎么变,一如往日高大的身材,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只是脸上多了皱纹,亦或是经常徒步行医,岁月在他面上过早刻上苍桑的印记。最大的变化,是他面上留起了长长胡须,真活脱脱一美髯公。我心里纳闷,他还在堂吉诃德,还在关羽?十几年没见面没联系,我们倒没有任何隔膜,三两句话后又让我们回到中学时代的亲密之中。他给我把脉了,我认真地留意起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他用右手中间的三个手指扣住我腕脉,他扣脉的力度很大,但时紧时松。他左手握住他下巴下面长长的髯须,卧蚕眉紧锁,丹凤眼微合。如果他手上不是把脉而拿的是书,真一幅关公读《春秋》的画面。他把脉的时间明显比其他医生要长,每一支手把了近十分钟。把完脉,他给我写了中药处方。他说,中药效果来的较慢,以我的情况,最好打点滴。在征得我同意后,他说,他随身没有打点滴的药品及输液用具,这需要去镇上的药店买。我们实在不好意思让他徒步去买药,提出让他写好处方,我们按处方去买。他说,还是他亲自去,一来价格便宜,二来如果处方上的药没有了,他知道怎么调配其它的药。就这样,又是近两个小时的跋涉,老关带着买好的药再次来到我家为我打点滴。在打滴的中间,我们聊到了中学时代,也聊到了以后各自的情况。原来,老关跟李大爷学中医有十三年了,现在早己出师行医了。五年前,在李大爷的建议下,他又报考了某医科大学的函授班,不但学中医,也学西医。李大爷当初收他为徒,是因为大爷年事己高,现在八十高龄的他再也不能走村串乡给人看病了。李大爷收他为徒的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他延续赤脚医生的担子。说实话,跟他聊天,我很怕聊到关羽,怕他尴尬。不曾想到,他竟然主动聊到了关羽,他聊得那么自然、那么自信,他一如既往地追崇着关羽,一点也察觉不到别人对他崇拜关羽有异样的看法。打完点滴,这所有的药费,包括一包中药、两瓶液体,他才收三十几元。我知道,在我工作的城市,这些药最少也要支付两三百元。我递给他一百元,说这大过年的,让他辛苦跑这么多路,叫他不要找了。他说该收多少就收多少,一分钱也不能多收。父亲后来告诉我,这几年老关的医术进步神速,大有直追其师之势,最难得的是,附近乡里谁家有个病痛,他像师傅一样随叫随到,风里来,雨里去,风雨无阻,而且收费特别便宜,甚得乡亲的爱戴和拥护。每当人们在李大爷面前称赞老关时,李大爷都为自己的得意弟子而开怀大笑。父亲的话不假,老关的医术还真不俗,服药的当晚我就好了七八成,次日就痊愈了。

一直以来,在我心底里对关羽颇有微词,尤其是对于他被历代封建王朝一封再封、最终被封为与文圣孔子齐名的武圣不以为然。诚然,关羽斩颜良、杀宠德、捉于禁、水淹七军的确是军人难得的功绩,但走麦城终是军人的耻辱,尤其是失荆州的后果很严重,直接导致了刘备发动夷陵之战,猇亭兵败后间接导致刘备殂谢,为以后蜀汉的灭亡埋下了伏笔。纵观中国历史上军人的成就,乐毅、王剪、白起、李牧、项羽、英布、韩信、岳飞等每个都远远高于他。但偏偏就是他成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那次重逢老关后,我赫然开朗了,我突然明白,关羽成为万人敬仰的武圣,并不是以其军功,而是以其一生的行为甚至生命去践行儒家所倡导的孝、弟、忠、信、礼、义、廉、耻。孔子创立了儒家文化,而关羽用一生甚至生命去践行了儒家文化,这正是他与孔子齐名的真正原因。看着老关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感到他的背影是那么的高大,在清贫的生活中,他坚守着自己内心的信念。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关羽,老关心中有个关羽,李大爷心也有个关羽,每个人心中的关羽不尽相同,但为民请命、恪守节操、尽忠尚义的信念却是相同的。正是这种信念,构建了我们民族的伟大脊梁,使我们的民族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能所不能,拼博不止,并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来源于:执行二庭 【讨论列表】【 返回 】【 打印 】
您是第位访问本网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粤ICP备15020197号-1 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五路62号 联系电话:(0760)8823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