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法官风采

巾帼文明岗上的“男老兵”


作者:人民法院报记者 张慧鹏 林晔晗 通讯员 吴大勤 发布日期:2011年8月2日 【收藏本文

  走进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立案大厅,他端正的身影在一群女法官中、在金灿灿的全国巾帼文明岗匾牌下显得格外抢眼。在同事眼里,他是从容不迫的淡定哥开心果,而年轻的法官和书记员却更喜欢亲切地唤他一声煊叔,他笑谈自己只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绿

  打过越战、立过战功、蹲过猫耳洞”……

  经历过病痛折磨、当事人的不解、生活的艰辛……

  一个老兵、一个在法院工作了近三十年的法官,他笑傲磨难、从容淡定。走近郑庆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乐观向上、永不言败的英雄老兵,一个拥有正直的心灵、宽广胸怀的法律工作者。

  在英雄的光环中他选择隐退

  郑庆煊生于伟人故里——广东中山,1976年高中毕业后响应祖国号召,来到某王牌师的步兵团成为一名战士。经三个月新兵训练,他被分到炮连,光荣地成为一名炮兵。

  郑庆煊个子不高,却机警调皮。营长非常喜欢他,想让他当警卫员。可他似乎对当炮兵情有独钟。营长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希望他能打个百发百中成为神炮手。他向营长敬了一个礼:首长,我一定会炼成神炮手!他训练刻苦,工作积极。在一次军事演习中他以55中的特优成绩得到副军长的赞扬并受到团嘉奖。广州军区《战士报》还曾以《战士神炮手郑庆煊》为题报道他的事迹。

  上世纪70年代末,中越边境局势紧张。197812月,郑庆煊所在部队离开了驻地向广西进发,沿途1500多公里,经过八天七夜的日夜兼程,到达了广西边界凭祥,并在那里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

  1979217日。

  郑庆煊至今仍清晰地记得这个日子。因为这是他所在的部队作为主攻团正式加入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日子。郑庆煊当时是副班长、一炮手,专瞄准山洞口的高射机枪开炮。一次,部队向前挺进,一个山包十几个山洞高射机枪齐发射向我军,连长组织火力还击,郑庆煊连发5炮,炮炮击中目标。郑庆煊说,在战役中,他始终以其300米外的远程目标射击发挥作用。在望远镜里,其炮击处,可见敌方机枪阵地人仰枪翻。

  在与对手越军的金星师长时间的拉锯战中,一干人经常要蹲在猫儿洞里,潮湿寒冷,他们经常闻着阵地上令人作呕的腐烂尸体臭味,吃着硬而无味的压缩饼干、无油无盐的野菜,南亚热带的丛林,阴雨连绵不绝,身体一贯强壮的郑庆煊也因而落下病根。

  由于在战场的英勇表现,他荣立二等战功,并被破格提拔为军官。

  是年10月,他随部队回到汕头,然后分到湖南辰溪武装部,成为一名军事干部。

  战后的郑庆煊身体状况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风湿让自己的身体特别是脊柱骨经常疼痛难耐。

  他想到了转业。1981年底,他带着二等战功的荣誉和战场英雄的无数光环,带着战友和领导的不舍和不解离开了部队,离开了他刻骨铭心、无限留念的军营。

  为了让当事人满意不怕做祥林嫂

  1982年春节过后,郑庆煊穿着一身旧军装,背着背包和军用水壶到中山市法院报到,依然地立正敬礼报告,很有礼貌很有军人范儿。

  他被分到刑庭,担任书记员。

  郑庆煊说,近六年的军旅生涯,自己从一名新兵成为一个老兵,来到法院后觉得自己又成了新兵

  两年之后,他被调到石岐法庭从事民事工作,跟着老法官学习办案。从最基本的法律条文学起,从书记员成长为一名法官郑庆煊用了整整五年时间。1987年,他通过考试并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

  一个从事了17年的民事审判工作的老法官,在他临近知命之年的时候出现了一次工作岗位新调整:20034月,他被调到立案庭工作。

  从不迟到、早退,办事有板有眼、雷厉风行……没有想到二十年后的他却为了工作变成了祥林嫂

  来法院打官司的大多数憋着一肚子气。脾气好点的,我们说的他们能听得进去,脾气不好的对我们说的根本听不进去。郑庆煊坦言:有时法官和祥林嫂似的,一遍又一遍说着同一个话题。

  好多次,当事人就只拿着交警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找我们要钱。我们让他填诉状,他们就嚷嚷开了,还振振有词:是不是对方给你们送钱了?交警已经说了由对方负全责,不找法院要钱我找谁要去!

  出现这种情况,当事人不懂法,你光跟他讲法还不行。还得要反复说明和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怎样做。

  磨破嘴皮、口干舌燥地面对不同的当事人说几乎相同的话语,这就是我工作的基本现状。当事人不懂是正常的,为了让当事人满意,我不怕做祥林嫂郑庆煊说。

  立案庭法官梁泳诗告诉记者,煊叔办案不怕麻烦自己,最怕是让当事人多跑冤枉路。有当事人来立案时,他总是正襟危坐,掏出一副老花镜儿戴上,细细审阅资料。若有缺失,他会具体指出,不让对方再走一途冤枉路。若是对方诉状文书不规范,他亦会耐心地一一指出来,并打趣道,若是下次来还没改正,我可不理你!经常赚得一笑,对方舒心离去。而下次来的时候果然规规范范,连错字都不敢再有,只怕是辜负了这长者的一番苦心教导。

  尽最大可能地去帮助当事人,这是我做人的立场,也是法官的职责。郑庆煊说。

  一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申请再审一案,申请人张某多次来访,扬言问题得不到解决要上访到北京。该案受理后,郑庆煊马上进行调卷复查,认真分析申请再审理由和证据,并召集双方当事人了解情况。

  虽然当事人对我们确实有些不怀好意,但是作为法官要始终保持中立的心态。我认真的帮助他分析了案情,善意地给予了提醒和指点。以真诚换真诚,人的良善需要善良来焕发。

  最后,双方当事人是真的握着我的手达成和解协议的!郑庆煊说。

  万紫千红中的一片绿叶

  立案庭的工作繁杂琐碎还忙碌,立一个案件涉及民事、商事、行政、执行、财产保全等内容,每种案件需要的材料和审查……都是一些细活,因此立案庭大多是心性细腻的女干警,中山第一人民法院几乎是清一色的靓女,这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集体:20113月,被授予全国巾帼文明岗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巾帼英雄辈出的地方,生活着一个让他们最佩服的须眉”,那就是郑庆煊。

  让巾帼们佩服的除了郑庆煊的认真细致,还有他的沉着智慧。

  立案庭工作经历非常难得,是我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因为在立案庭工作,什么样的怪人、怪事都可能碰到!曾经给郑庆煊当过书记员的吴园园告诉记者,虽然我已经离开了立案庭,但是煊叔在工作时身上散发着一种军人特有的气质:既雷厉风行,又沉着冷静智慧,时刻让我记着。

  湖北籍当事人黄某是这样的怪人。他性格很偏激,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大动干戈,所以动不动就来法院要打官司。他还以老立案户为荣,最多一次他一口气立了5个案,很多执法机关都让他告了。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保障好每一个当事人的诉权。郑庆煊说。

  一次,黄某又来立案,刚开始还煊哥、煊哥的叫得挺热情,见郑庆煊没有满足自己的要求,就翻脸了,大骂法院没好人,法官不懂法、没水平,由于黄某嗓门大,很快就引来了很多不明真相的当事人也来帮腔搭调。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跟当事人争吵,一旦发生争吵最终受损的是法院的形象。这是吴园园从郑庆煊身上感受最深的一句话。

  当时,煊叔没有生气而是笑着递给了黄某一支烟,又去为他倒了一杯水。然后让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让他把自己要立的案录入。黄某装模作样坐下后,除了手忙脚乱外就是目瞪口呆。

  黄某知道碰到了厉害角色,打着哈哈走了。

  郑庆煊后来告诉我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立案工作也得用点战术。

  有些当事人来立案,因案子不在法律规定的立案范围被告知不能立案,对方不理解,甚至大声指责。遇到这些事儿的时候,大厅里这些红花们经常会显得花容失色。这时我们的绿叶就会走出来,他微笑地听对方倾诉,再为对方释法疏导,他有理有节,化解对方怒气。这就是工作态度,这就是业务水平。大家都佩服他善于疏导,化解矛盾的调解本领。他的一个微笑、一点尊重,上善若水便是他的招儿。

  郑庆煊从不因为自己业务能力强、工作资格老而居功自傲,相反总是分外的低调。立案庭被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后,他经常自嘲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绿,只是个配角而已。

  前不久,我代他岗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他工作柜子里放着一封当事人写来的表扬信,后来我就问他为什么不告诉一下我们。他当时摆了摆手说,这算个啥事,没有必要张扬出去!为泄露这个秘密,他几乎要跟我翻脸了。立案庭庭长杨少益无奈地告诉记者。

  化作春泥更护花。煊叔这片绿叶让红花更红、更耀眼。让我们感到一个谦恭而奉献的生命,足可以让我们有无限的丰足感。吴园园告诉记者。

  人生战场上的勇敢跋涉者

  郑庆煊毅力惊人,在他并不健康的身体里流淌着一种叫执著的血液。

  越战结束后,除了带来战争英雄的光环外,还给他留下了让他无法摆脱的后遗症:战后一年,他腰椎疼痛,双脚麻木,他缩水了,走路开始变形,他得上一种类似绝症一般的疾病——强直性脊柱炎。

  郑庆煊是一个可以让任何走进立案大厅的人过目不忘的人,他不能转头,转头时必须头和身板一起转动。吴园园说,这是煊叔留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也成为激励自己的一根标杆。

  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从此垮下去,他开始与身体抗争。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铁打不动的训练计划:每周至少三次晨练,由于无法急速跑步,每次慢跑的时间不少于一个半钟。

  每天530分起床,几十年了,我的起床号依旧是手机里的军号声,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曾经是一个兵。郑庆煊说。

  军人的特点是永不言败,郑庆煊也在不断向自己发出挑战。

  2004年,他的肺部出现问题,手术后他身体虚弱,但他坚持着跑步、爬山、游泳,虽然腿脚大不如前,但有时仍会跑上十公里。

  前几年,郑庆煊去第四军医大学检查身体的时候,有一个骨科教授在检查完他的身体后惊叹道,能以这样的状态保持30年,你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

  不管出现什么样的境况,老郑总是一如既往地开朗活泼,有他,就有笑声,有阳光。

  这一点不仅身边的同事感受得到,就连很多当事人也经常被感染。

  近年来,来法院闹离婚的人越来越多,往往是两口子话说不到一处就闹上法庭。有时候,两口子来立案庭什么证件也没有带就来要求离婚和分割财产。当事人还经常会不耐烦地质问道:怎么办个离婚还得办这么多手续?

  老郑碰到这种情况总是略带调侃地说:年轻人,结婚时你怎么不嫌手续麻烦啊?

  往往拖一拖,两口子就得离婚了。这样的事情,老郑少说每年也得经历四五十回。分管立案工作的副院长邱雪芬说。

  郑庆煊是一个老顽童,和年轻人侃新生事物,像同一代人。他爱远游,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对青藏高原更是情有独钟,年轻人都害怕爬的青藏高原大雪山,他却敢爬,法院里的年轻人没几个能超过他的。

  除了自己,家里人的不幸也没有击倒过他。

  早些年,郑庆煊的女儿病了,患的还是让人恐惧的血液症。为了给女儿治病,他带着女儿过村入寨,带着她到上海到广东广州,多少人说没治了,他不信。在河北石家庄的一家医院,女儿的病治好了。两年多近八百个日日夜夜,他时刻陪在女儿身边。

  这几年的清明,他会和战友们来到凭祥板杏,在牺牲的战友坟前,献上一株菊,良久默哀。

  五十好几的人了,郑庆煊每天仍然坚持骑摩托车上下班。

  郑庆煊说:偶尔人少的时候我也会像年轻人一样飞飞车,我喜欢这种如风般的感觉,因为它让我感觉在飞翔。

 

    说说我们的老兵郑庆煊

  中山一院院长罗嘉浩:从郑庆煊身上,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超然的人格穿透力。他的乐观豁达,让身边的所有人会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酸甜苦辣都有营养,郑庆煊是一个懂得人生智慧的人;他的爱岗敬业,让我们看到个人的一时得失都是很渺小的,一个法官如果没有事业心、责任感,没有对公平正义、对法律精神的执著追求,很容易在繁琐的工作中丧失法律人的人生价值。郑庆煊是一个永不褪色的老兵,是一个热爱生活、善待他人的好法官。在他眼里没有攀不过的山、没有趟不过的河,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

  按照郑庆煊的资历,一个越战功臣,一个资深法官,完全有资格躺在功劳簿上摆谱,也完全可以向组织提要求、摆问题,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身份特殊而要求特殊关照。几年前,我们安排他到立案庭工作,本意是想帮助他减轻一下办案压力,但是他把这个岗位作为对自己新的锻炼,不仅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而且在立案庭这个集体中发挥了一名老兵的带头引领作用,深受同事们尊敬,深受当事人喜爱。郑庆煊的卑微谦恭、坚定乐观、真挚热切为自己的人生赢得了无数的光彩,他是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老兵

  中山一院立案庭庭长杨少益:我与郑庆煊共事22年,他办事办案利索、简明,开庭时驾驭能力很强,办案时举重若轻。他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很受当事人和同事欢迎。他三十年如一日,上班只有提前,从来没有迟到。他既守时也守纪,是个诚信的人。郑庆煊是个快乐的人,他很有幽默感,懂得开玩笑,有他在,就有笑声和欢乐。他喜欢看书、学习,热爱思考,善于用知识了解和掌握当事人的心理特征。不管多难缠的当事人只要碰到郑庆煊,就很少能发得起脾气来,有原则有理性,完全对当事人负责、完全站在当事人一边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

  煊叔立案效率高,熟悉业务,能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诉权。他刚直、爽快,雷厉风行,言而有信。他接待当事人有一个特色,就是多变。你说普通话他也说普通话,你说粤语他用广东话,你说石岐方言更合他心意。还有,他会陪当事人伤心,也可与当事人开心。

  战时不怕流血牺牲,和平时期能够平淡人生,这是一种境界。郑庆煊是静如止水而心灵刚强的人。

  律师孙丽:煊叔是一个有着春天般气息的人,他热情、周到、有礼有节。我认识煊叔在十年前,那时有一个实体案,很多地方搞不清楚,我请教煊叔,他深入浅出认真解释。煊叔勤于学习、知识丰富,而且他对理论层面的知识很有理解力,活学活用,与他接触讨论问题,受益匪浅。这几年,我很少去立案庭找他了,听同行说,他们去办案,最喜欢找煊叔。煊叔在把握立案环节上非常周到细致,对立案每一个程序和细节都能做到了然于胸,尤其是一些证据证物,他像战士爱护枪支一样细致周到、密而不漏。煊叔办案没有私心杂念,态度温和热心,品性纯良,举手投足之间颇具军人风范。

  当事人张玉春:说来真惭愧,我认识煊叔不是在法院立案大厅,而是在法院门外。那天,我搭摩托来法院立案,由于没有打过官司,来法院时心里还是蒙查查,不知道要准备什么材料,也不知道需要走什么程序。由于来得匆忙,竟然忘了带钱包,摩托车主说什么也不让我走,在法院门口拉扯了半天,刚好煊叔经过帮我解了围,并且帮我付了车钱。后来我到立案大厅的时候,才看到原来煊叔就在立案庭工作。当时我心里就有底了,我知道我的案子有希望了,因为我相信这个法官肯定是个好人,当时我就认定了要找煊叔。

  立案时,煊叔热心帮我解答了立案要带的资料,怕我忘了带齐证据材料,他还反复强调了几遍,重要的几份材料还专门给我写了个纸条带回去。从煊叔身上,彻底改变了以往法院在我心中的形象,让我相信法律有公正,法官有正气!

老兵永远不会死

老兵永远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麦克阿瑟

  

  他来自泥土,知道庄稼和汗水,唯双手劳动,才有丰收的果实,他热爱劳动。

  适当的时候,人人可以成为英雄。他没想过成为英雄,他的青春遭遇了一场战争,一个个战友倒下了,没有一颗子弹穿过他的胸膛。

  走出硝烟,他长久地思考生命的即将赴死和永生不死。生命无常,他想着活得平常,这个平常,当然是有着气度的。

  他喜欢大自然季节转换的不同景致,赤脚踩在秋天的落叶上,他心动于那落英曾经葱茏和苍翠,以及化为春泥的平静。

  从战场的英雄到法院的法官,郑庆煊,他让时光消解那场战争,以一滴水的方式入海,以他的平淡平凡迎接春华秋实,融入春光。

  军人扛起国家命运,法官捍卫法律尊严。这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普通法官,他懂得国家利益和个人责任,懂得法律神圣和人民利益。

  老兵永远不死,所以他精神振奋,鼓起生活的勇气,在生命的绝地永不绝望。他同样知道战争过后,老兵将渐渐隐去。近30年的法院人生,他谦逊,愿为绿叶,以默默无闻印证生命的存在和意义,折射了另一种光芒和精神。

 

责任编辑:张伟荣 来源于:2011年8月2日《人民法院报》采风周刊 【讨论列表】【 返回 】【 打印 】
您是第位访问本网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粤ICP备15020197号-1 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五路62号 联系电话:(0760)8823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