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
干警手记

心路一直阳光


作者:邱雪芬 发布日期:2011年6月22日 【收藏本文

  弹指间,离开中大康乐园已十多年,我再也不是那个晚上在大草坪上数着星星发呆,迎着树间的斑驳月影幻想的女孩。法院工作的历练,使我不断成长、成熟。十多年的工作之路有阴晦,但更多的是阳光。
  寒冷的冬天很容易就把我的记忆带回那个寒冷的早上……。那时,我在派出法庭工作,已怀孕七个多月。那天一上班,我拿起一件普通的离婚案,骑着摩托车就下乡送达去了。当时法庭人手紧,各人承办的案件都是各自送达。去到村委会,我准备找妇委会的同志带我去送达。当我提出送达之事时,妇委会的同志都面露难色。我感到很奇怪:平常她们都很支持我工作的,今天怎么啦?后来才得知要离婚的这对夫妻已经她们多次调解,仍无法和好,且男方态度很恶劣,连去帮忙调解的干部都骂甚至打。故她们都不想带我去送达。最后,还是妇女主任说了句:跟我走吧!
  没到目的地,已听见一阵阵恶毒的骂声传遍了小巷,还伴随着乱砸东西的嘈杂声。我跟主任进到屋去,只见一男一女在撕打。我们的到来,使嘈杂声稍停了一会。我马上抓紧时间表明了身份和来意。那男的抡起一张小椅子就向我砸过来,我一闪,差点砸到我的大肚子上。同时他双手叉腰,指着屋里那女的大声骂:“你这衰婆,想跟我离婚?好,离就离,我们今天就离个彻底。”他大笔一挥,签收了所有的法律文书,还坚决表示放弃十五天的答辩期。经过征询女方意见,我决定当天下午就开庭审理这桩离婚案。
  下午,那对夫妻先后来到法庭。庭审在嘈吵声中进行着,他们两人均表示无法共同生活下去,坚决要离婚。但从法庭调查得知,两人是经过多年恋爱,冲破双方亲人的阻挠而结婚,婚后因家庭琐事而逐渐产生矛盾。在法庭调查过程中,女方曾深情地望过男方几眼。我心中有数了:这对夫妻还没到感情破裂的程度,要尽力挽救。
  庭审由于双方的争拗而多次被打断……。终于结束了。我问他们,能否考虑不离婚。男方不耐烦地说:“法官,不要啰嗦了,马上判离婚吧!”女方也说:“我也同意,不要调解了,法官,我一天也呆不下去。”调解进入胶着状态。但我内心确信,这对夫妻还有和好的可能。我帮他们详细分析了婚姻基础、婚后状况、离婚原因、婚姻现状,明确指出他们应该和好。这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华灯璀灿。肚子里的宝宝似乎饿了,猛踢了我几下。我故意说:“都晚上了,你们不饿,我宝宝也饿了,他踢我警告我呢!”猛然间,我发现女方眼中含着泪水。她不作声了。我对男方说:“行吧,既然你们这么坚决离婚,现在大城市都时髦吃离婚宴,我想你们都饿了,丈夫大方点,请妻子去吃个烛光晚餐,算是离婚宴吧!”奇怪,这时男方也不作声,似乎陷入思考状态。转折点来啦!趁安静的空档,我继续用饱含感情的语言分别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做调解工作。他们一直静静地听着,谁也不作声。最后,我问他们还离不离婚,双方给我的回答都是沉默。“你们不作声,也就表示不离婚,没意见吧?”我试探着问。回答我的仍是沉默。我示意书记员做好和好笔录,双方很爽快地在笔录上签字,然后双双消失在夜色中。这时宝宝又踢了我几下,似在抗议,又似在表扬。
  在后来的又一次送达中,我再到同一妇委会,闲聊中问起那对夫妇的情况,妇委会的同志告诉我,那天开庭后,他们夫妻真的和好了,男方还到处跟人说幸好妻子“请”了个好法官,把他们调解好了,要不他们家就散了。
  ……
  十多年来,我就是在这样琐碎、繁杂的案件中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华。一件件案件的圆满办结,一个个当事人的诚挚道谢,成了我工作的动力,带给我无限的满足。
  为什么眼中满含泪水,因为我对审判这一行爱得深沉!我无悔于自己的选择,无悔于青春的流逝。一路走来,我心里充满阳光。


责任编辑:沙玉兰 来源于: 【讨论列表】【 返回 】【 打印 】
您是第位访问本网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粤ICP备15020197号-1 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五路62号 联系电话:(0760)88235815